下载app领彩金37,手机下载app领彩金,下载app送88彩金大全

'); })();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仗剑问仙

第三百二十五章 西岭剑宗不过如此?

【书名: 仗剑问仙 第三百二十五章 西岭剑宗不过如此? 作者:傲娇的白猫

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下载app领彩金37小说网欢迎您!下载app领彩金37,手机下载app领彩金,下载app送88彩金大全域名:"下载app领彩金37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dtbwcl.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嫡女重生记我为王会穿越的外交官剑王朝烂片之王重生绿袍终极武力异世傲天官道无疆暴风法神择天记无限作死    “你觉得可能吗?”

    长生殿,裴镇将一封国书朝案几上重重一拍,愤怒地虚指着站在殿中的大端使臣。

    大端使臣是个身形挺拔的中年男子,蓄着胡须,一派儒雅气度,也符合北渊臣民对于大端人的一贯印象。

    被渊皇如此厉声呵斥,他却不慌不忙,微微躬身,朗声道:“渊皇陛下,外臣自然知晓您的顾忌,但且容外臣细禀。”

    “哼!朕倒想听听,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来!”裴镇冷哼一声,并未拒绝。

    一是没法拒绝,不让人说话也不符合邦交礼仪,落了渊皇气度;

    其二,他也想听听杨灏和荀忧想搞什么鬼,可以提前准备。

    “多谢渊皇。”大端使臣再施一礼,“我朝陛下和国师建议将此次五宗大会的地址放在晋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充分考虑到了以渊皇为首的多方利益,原因有三。”

    “其一,此事重大且牵涉利益甚广,难保各方猜忌主办方的谋划。放在如今的晋国,既是我大端国土,同时想必渊皇是可以放心的,我朝陛下心怀磊落,一番思量皆是为了确保此事顺利举办。”

    身为使臣,他自然不可能公开承认晋国已经不属于大端。

    “其二,此事若成,天下修行者皆会感念主办方款待之情,一桩桩香火情就此结下,对于那位岂非一件大好之事?我朝陛下宁可冒此奇险,亦要促成此事,实是为了规范约束天下修行者,为两朝臣民谋得平安幸福,请渊皇明鉴。”

    “其三,晋地有中极山,凌绝西北,适宜布设祭天神坛,与天庭勾连,且距离天京城和长生城距离都不算太远,在未来修行者联盟组建之后充作总部是再合适不过。如此,不如第一次就在这中极山附近举办,岂不是一举两得,正好之事?”

    言罢,这名使臣束手而立,大袖轻摇,静待渊皇答复。

    裴镇不动声色,心头却在极速转动着各种念头。

    若只听此人这般说辞,好似便宜都送给了云落,但杨灏和荀忧会这么好心?

    这其中定然还暗藏着玄机,但这玄机,他自己却一时还参不透。

    于是,他轻咳一声,“朕有些乏了,此事明日再议。”

    那使者也无异色,好似早已猜到,恭谨行礼,迈步离去。

    坐在皇位上,裴镇拿起那封国书又细细看了一遍,吩咐道:“宣安定侯入宫。”

    安定侯,雁惊寒的新爵位。

    将军府中已无将军,自然再无重建的必要。

    如今的雁惊寒不再是将军府的大总管,却成了渊皇薛镇事实上的大管家。

    雁惊寒来得很快,裴镇挥退长生殿中众人,向他讲述了方才大端使臣之事。

    雁惊寒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拒绝,这不用多说。

    但不等裴镇回话,雁惊寒便自言自语道:“若是我们拒绝,大端又该如何应对呢?会不会我们的拒绝本来也就在大端的算计之中?”

    他猛然惊醒,想到了一个可能。

    望着裴镇,他开口道:“陛下是怎么考虑的?”

    “说多少次了,叫我小镇就好。”裴镇抗议一句,也不再计较,“我的意思肯定是要拒绝,虽然不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但是里面肯定有问题。”

    果然!

    雁惊寒心头一跳,那个猜想又清晰了几分,斟酌着措辞道:“陛下有没有想过云落他们的想法?”

    裴镇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雁惊寒轻叹一声,“毕竟先前勇毅侯之事......”

    裴镇顿时明白了过来,暗骂一声杨灏和荀忧真是阴险!

    雁惊寒看见裴镇的神色便知道他已经想到了这一层,便接着道:“若是我们拒绝,首先他们可以借题发挥,大施离间之计;若是我们建议将地点选在我北渊境内,自然更加重陛下和云落的隔阂;若是最终将地点定在了大端,岂不是便宜了他们,或许这才是他们本来的想法?”

    裴镇深吐出一口浊气,这一层又一层的算计,若没点脑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看着雁惊寒,“那如今之计?”

    雁惊寒沉声道:“不如顺势答应下来。”

    他看着裴镇沉吟,终于问出了一句一直很想问的话,“陛下会猜

    疑云落?”

    裴镇斩钉截铁地摆手,“怎么可能!我猜疑谁都不会猜疑云落。”

    雁惊寒悄悄松了口气,“那不如就如此定下,我亲自走一趟长州,见云落一面。”

    “至于如此?”裴镇呢喃道。

    “陛下,若您真的看重,有些事情还是要说开了才好啊。”

    后半句雁惊寒没说,若是不看重,自然便不用多说。

    听了雁惊寒的话,裴镇陷入了沉默之中。

    风雪飘舞,宫中一处高耸的阁楼上,崔雉正倚窗望着刚刚重建的宫门,安静发呆。

    曾经有人在上面看她,如今她在上面看风景。

    -----------------------

    饮马城外的草原上又下起了雪,两匹快马顶着风雪跑上了一个山包,马上的人驻马停留,环视四周,苍茫一片。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好个壮丽的北国风光。

    依旧一身紫袍的邢天却不时瞅着一旁的白宋。

    白宋疑惑扭头,“有事?”

    “我就看看你有没有剑心蒙尘,道心破裂,我也好高枕无忧。”邢天嬉笑道。

    白宋抿着嘴,沉默着,似乎在感应,半晌蹦出一句,“抱歉。”

    邢天脸上笑容顿止,面色严峻。

    “你还得继续提心吊胆。”白宋说出这句话,眼中也带着点笑意。

    气得邢天猛地抬手一拳砸向他,白宋足见轻点,从马背上飞出,身在空中,长剑便已握在手里,剑身上剑气一吐,四周冰雪似乎都盛了几分。

    剑气卷起雪云,在空中汇集成一条雪白的真龙,龙首一晃,朝着邢天就是一爪按下。

    邢天嘿地一声,也从马背上飞出,手中握住一柄大刀,迎着风雪巨龙就斩出一道刀光。

    横断山高山深峡,峡谷中雄浑的江水将山势一分为二,奔流不息。

    邢天此刻的刀意已有几分《横断真解》的精髓,刀势连绵雄浑,刀气凌厉凶猛。

    江水倒卷,装散冰雪巨龙,将其崩碎城一大蓬雪花。

    白宋长剑剑身一抖,这一蓬雪花旋转着落向连绵的刀气长河之中。

    雪花一片片隐入水中,消失不见。

    但刀气之河亦渐渐凝滞,当最后一片雪花消融,刀气也消失在天地中。

    这一切,只在一瞬。

    落在凡人眼中,就是二者一撞,发出一声惊天声响,然后同归于尽而已。

    这是这个世间修行者最常用的对战方式,如云落那般喜欢近身战斗的,除开杀手,已经几乎绝迹。

    邢天叹了口气,“居然赶上来了。看来这剑炉你是去着了啊!”

    白宋皱眉道:“按先前你我对练的情况,如今我应该会比你强才是。”

    邢天一挑眉,“瞧你这话说得,我就不能偷师一点么?你不也在金刀宗身上琢磨了点东西吗?”

    白宋看着手里的剑,轻轻说了句,“刀剑并非殊途。”

    邢天眯着眼,掂了掂手里的刀,“即使殊途,亦能同归。”

    剑炉中,大师兄剑一收起了秘术,湖畔的水幕上失去了白宋和邢天的身影,湖水无力坠落,激起漫天水花。

    此刻在场的有剑一、剑三、剑六、剑七、管悠悠。

    铁匠是不会出现在这些场合的,剑二今天还没去喂养那颗神奇的剑意树,剑四说是突然来了诗兴,去山顶凉亭写诗去了,剑五要看炉子,没空。

    剑六是个身材高大的女子,跟剑七一般高,长相普普通通,但性子豪爽,没两天就跟管悠悠打得火热。

    咳,准确来说是强行调戏管悠悠上了瘾。

    管悠悠不是没有反抗过,但都因为打不过而宣告失败。

    而且发现剑六也没什么恶意,便由她去了。

    所以此刻是剑六搂着管悠悠的肩膀,斜眼看着剑七,“小师弟,你不行啊!”

    剑七立刻反驳一句,“我怎么不行!我行着呢!”

    剑六悄悄凑在管悠悠的耳边,轻声道:“他行不行?”

    管悠悠死死低着头,脸色比刚吃下的朱果还红,试图睁开剑六的怀抱,依旧徒劳无功。

    剑六朝着水幕消失的地方努了努嘴,“你

    看看,你只是惨胜,还让人家偷学了剑意,你这亏大了啊!早知道让我上,保管一剑打得他屁滚尿流。”

    管悠悠的头低得更厉害了,这位师姐,咱好歹都是女人,能讲究点不?

    剑七脖子一拧,“我也学了他的剑意啊!还要我怎样,真把人打得道心失守,剑心蒙尘,人家是剑宗当代剑冠啊!”

    剑六冷哼一声,不屑道:“剑宗剑冠?不过如此,剑宗亦不过如此!”

    “切勿小觑剑宗,剑修圣地的名头不是吹出来的。”剑一终于开口,轻声道。

    “堂堂剑冠,也就是个通玄境巅峰,何值一提。”即使第二尊敬的大师兄开口,剑六依旧不将白宋放在眼里。

    剑三呵呵一笑,“老六,你修行多久了?”

    剑六眼皮一抬,警惕地看着剑三,“不知道问女人年龄是很不好的吗?你说是不是啊悠悠?”

    后半句话又是凑在管悠悠耳畔说的,剑七在一旁恨得牙痒痒。

    “七年半了,入知命境下品方才半年。”剑一微笑着帮她回答。

    剑六神色一变就要抗议,剑三笑了笑,“据我所知,这位白宋,修行至今还不到四年。”

    剑六面色一僵,“还有三年多呢,也不一定能迈出那一步啊!更何况,我只是咱们师兄弟里面最笨的......”

    她看了看剑七,改口道:“哦不对,第二笨的。”

    剑七终于忍不住,却被剑三安抚下来。

    以卵击石,有何意义。

    剑六看着大师兄和三师兄,“你们几位师兄我都是服气的,一个比一个厉害,剑宗剑冠也就勉强比得过我,拿什么跟你们比?”

    她指了指大师兄剑一,“大师兄当年何等惊才绝艳,若无那些龌龊算计,如今怎么着都是一个板上钉钉的合道境大剑修,说不定还能和薛军神一样站在合道境巅峰呢!”

    剑三脸色一变,剑一摇头示意无妨,他微微抬头望天,面露追忆,“其实我也曾败过,而且败得心服口服,那是我最惨痛的失败,也是在我最辉煌的年纪遭遇的。”

    剑六瞪大了眼睛,她自入山之后,了解到的都是当年大师兄如何厉害如何天才,打遍北渊年轻一辈无敌手,而且这些都是得到了师父的承认的,所以此刻听见这话,很是不敢相信。

    剑一看着剑六的眼睛,“打败我的人,正好就是西岭剑宗的剑冠。”

    “他还击败过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们北渊已故的军神,大将军薛征。”

    剑六搓着脸,面露向往,猛人啊!

    “可惜他已经死了。”

    说到这儿,剑一忽然有些落寞,原本是要跟这个师妹谈谈心,让她不能小觑天下英雄的任务也没什么心思去完成了,他拍了拍剑三的肩膀,转身,跺脚,直直地飞上了山包。

    “剑宗凌青云,一人镇压整个修行界,近百年唯一一个九境天人,从开始修行到九境,总共用时十年。”剑三看着剑六,“你还有两年半的时间追赶。”

    剑六呆滞在原地,憋了半天,嘴硬道:“那也是过去的事了,谁还没出几个天才。再说,人死了,再厉害又有什么意义?”

    剑三叹了口气,伸手虚点了几下剑六,对剑七道:“小师弟,接下来该你了。”

    剑七茫然道:“该我干什么?”

    “跟他说说你那个朋友的事情,不要问我哪个朋友,不然我会认同你六师姐的话,同意你是最笨的。”

    说完剑三迈步离去。

    剑七恍然大悟,看着剑六,“我有个朋友,也是西岭剑宗的。”

    没了师兄们压阵,剑六顿时放松了许多,嬉皮笑脸地看着小师弟,“也是个九境天人?”

    “那倒不是。”剑七连忙摇头,“他跟六师姐一样,都是知命境下品。”

    “切,知命境剑修虽不常见,可也不少。”

    剑七搓着手,嘿嘿一笑,“他虽境界跟六师姐差不多,但修行的时间不同。”

    剑六不耐烦地道:“有屁快放。”

    “他只修行了一年半。”

    说完,便伸手将管悠悠从如遭雷击的剑六手中抢过来,二人快步离去,一边走着一边扔出最后一句话。

    “他正好是凌青云的儿子。” 下载app领彩金37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仗剑问仙相邻的书:紫尸皇族一起混过的日子全能宗师岐黄大宋终极强者游戏小工之元素操控师妖魔封印网游之我的美女房客们人途异界海盗王极品御用闲人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