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领彩金37,手机下载app领彩金,下载app送88彩金大全

'); })();
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山海高中

10、第10章

【书名: 山海高中 10、第10章 作者:语笑阑珊

山海高中最新章节 下载app领彩金37小说网欢迎您!下载app领彩金37,手机下载app领彩金,下载app送88彩金大全域名:"下载app领彩金37小说"的完整拼音fpzw.com,很好记哦!http://www.dtbwcl.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修真四万年一世独尊九炼归仙青玄道主女相异常生物见闻录惊悚乐园极品全能学生白银之轮异能小农民重生之绝色亡灵法师嫡女重生记    葛浩和于一舟也正在往考场走,他们两个的成绩要比季星凌稍好一些,都处于中游偏下位置,不至于被发配到梧桐楼。

    “那不是岳升吗?”葛浩远远看见一个人,“我听说早上考语文的时候,他差点和星哥打起来,好像是因为乱扔东西,结果砸到了星哥。”

    于一舟拧开水瓶:“你没打电话问问?”

    “打了关机,不过我发微信给林哥,他回了我一句没事。”葛浩说,“他俩中午没吃食堂,一直在校外。”

    岳升也是常年考试吊车尾人士,不管内在还是外在,都发育得异常野蛮高壮。打架抽烟勒索低年级,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平时出手阔绰,在外校吃得开,在山海也是横着走——倒没招惹过季星凌和于一舟这几个金贵大少爷,两边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于一舟对这人没什么兴趣:“走吧,回教室。”

    ……

    季星凌去了洗手间,林竞靠在单杠上,有一下没一下翻着手机里的例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环境闷热,他总觉得有些犯困,人也没什么精神。

    一只黑猫悄无声息地出现,绕着他转了两圈,嗲起嗓子“喵”了一声,把头凑过来蹭。

    林竞挺喜欢小动物,但洁癖不允许他直接上手摸,就只弯腰逗了一会。

    “喵。”毛茸茸的尾巴扫过衣袖,又主动露出肚皮。

    林竞打开相机,刚准备给它拍个照,黑猫却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忽地四爪着地,利箭一般蹿进了灌木丛里。

    “你在干什么?”季星凌问。

    “刚刚有只野猫,还挺好玩的。”林竞拍拍手站起来,可能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大脑出现短暂供血不足,于是重新蹲下去:“拽我一把。”

    季星凌握住他的衣袖,看见上面几根黑毛,皱眉:“什么野猫,黑色的?”

    “你怎么知道。”林竞吸了下鼻子,“得,我好像真被那破风扇吹感冒了。”

    “你先回考场吧。”季星凌松开手,“我去趟老王办公室,他那有藿香水。”

    林竞点点头,晕眩感和坐海盗船有一比。

    开考的预备铃已经响了,操场上变得空空荡荡。林荫深处,一只黑猫正在懒洋洋晒太阳,它用前爪拨弄着刚从穷奇手里收来的酬劳,喉咙间发出舒服的“咕噜”声。眼看就要睡着,耳朵却敏锐接收到了一阵低沉钝响——先是很远,但又瞬间逼至身旁,如同夏日傍晚那些炸开在天边的惊雷。

    黑猫困意顿失,雪白妖瞳缩紧:“嗷!”

    ——金华猫,畜之三年后,每于中宵,蹲踞屋上,伸口对月,吸其精华,久而成怪。

    黑雾气势汹汹卷起猫妖,带着它一路轰鸣碾向校外。

    门房大叔是一只上了年岁的开明兽,动作比较迟缓,刚刚抬头看到雷云,还没来得及进行拦截,就被烧焦了脑顶头发,于是原地惊呆。

    ……

    现在的学生啊。

    而且你逃学为什么要用原身,会不会太隆重了一点,究竟是墙不好翻还是后门的锁不好撬。

    后巷里,胖乎乎的杂货店老板正在算账,门突然就被“砰”一声撞开。

    木风铃受不了这粗鲁考验,掉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

    原本就因为亏本而心情不好的胖老板,顿时更加怒火中烧:“我说你——”

    话没说完,一只金华猫又重重砸上柜台。

    哗啦!

    这下连玻璃都碎了。

    胖老板声音颤抖:“……你你你。”

    “我要解惑药。”季星凌丢给他一枚金闪闪的妖怪钱币,“快!”

    胖老板扭亏为盈,态度随之一百八十度转变,亲切表示:“没问题。”

    他是一只药兽。

    ——神农时,白民进药兽。人民疾病则拊其兽,授之语,语如白民所传,不知何语。语已,兽辄如野外,衔一草归。捣汁服之即愈。后黄帝命风后记其何草起何疫,久之如方悉验。故虞卿曰: “黄帝师药兽而知医。”

    卧虎藏龙小破巷。

    金华猫瑟瑟发抖,声嘶力竭供认同伙:“……是岳岳岳升那只穷奇让我干的!”

    “你说你一个成年老妖怪,居然去施魅迷惑高中生,这是违反《妖怪治安处罚法》的知不知道?”胖老板敲敲它的僵直脊椎,“还是老老实实贡献出一条命,记个教训吧。”

    “嗷!”

    ……

    数学考试已经开始了。

    林竞看着讲台右边的空座位,微微皱眉。监考老师觉察出他的不适,小声问:“同学,你是不是不舒服?”

    “感冒了。”林竞揉了揉太阳穴,鼻音浓厚,“没事。”

    老师找到一次性纸杯,给他接了杯温水。

    岳升单手撑着脑袋,幸灾乐祸地吹了声口哨,意料之中引来一声呵斥:“好好答题!”

    林竞没心情回应对方的挑衅,他目前状态有些糟糕。

    一部分是因为身体不适,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季星凌的缺考。按理来说,从王宏余的办公室到梧桐楼,只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远不至于现在还没回来。

    注意力始终无法集中,第二道选择题就卡壳。林竞用力握紧笔,想让自己更清醒一些,眼前的重影却越发严重,甚至连胃也跟着上下翻涌。

    额头上汗珠细密,而就在他终于坚持不下去,决定放弃考试去医院的时候,季星凌总算气喘吁吁出现在了教室门口:“报告!”

    “怎么现在才来,要是高考,你已经不能进教室了。”监考老师不悦地批评了一句,“快去答卷吧。”

    “谢谢老师。”季星凌在回座位时,顺手把校医院的纸袋放在林竞桌上,轻声说了一句,“现在就吃。”

    可能是担心病患过于头晕眼花听不到,他在进教室之前,还特意在纸袋上加粗描了三个潦草大字——马上吃,以及一连串表示强调的感叹号。

    白色药片没有包装,不过校医院经常会开这种大瓶分装,林竞也没多想,就着水吞了一粒。

    季星凌松了口气,这才拉开椅子坐好。

    岳升在最后一排,看着那明显不会有用的傻逼感冒药,再度“噗嗤”笑出声。他心情很好地抓过笔,想要随便糊弄几道选择题走人,却不小心对上了季星凌的视线——少年的狭长眼眸中,正翻涌着冰冷黑色的妖族怒火,饱含警告与威胁。

    麒麟对恶兽的震慑力是与生俱来的,岳升心里一慌,手中的笔也落到地上。

    他从没想过,对方竟然也不是人类。

    ……

    因为考试迟到二十分钟,这次季大少爷总算没有提前交卷,老老实实坐到了最后一秒。

    老师封好牛皮纸袋,一起回了办公室,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

    “你怎么样?”季星凌走到他面前。

    “吃完药好多了。”林竞搓了把脸,“不是说去老王办公室吗,你怎么跑去了校医院?”

    “老王办公室没人。”季星凌敷衍了一句,“走吧,回家。”

    “今天谢了。”林竞觉得有些对不起他,“要是你因为数学没上四百,我可以借你零花钱,也会去跟阿姨解释。”

    “喂喂你千万别咒我。”季星凌赶紧拒绝,“我觉得我考得挺好,真的,连最后一道大题我都算出来了,答案是36对吧?”

    林竞欲言又止,最后一道是求t的取值范围,你是怎么得出了36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答案。

    但小林老师没有说,小林老师很照顾学渣学生的自信心:“可能,我其实也不太确定。你喝不喝饮料,我请你,顺便再去校医院拿点药。”

    “……”

    考虑到明天还要考试,季星凌并不打算让植物知道猫妖的事,以免影响心情。于是强行揽过对方肩膀,带着就往教室外走,嘴里振振有词搞教育:“病都好了还吃什么药,药不能多吃知不知道?走走走,司机在外面等好久了,回家!”

    林竞被他拖得站不稳:“你怎么知道我完全好了?”

    “因为校医保证过啊,童叟无欺立马见效,包治头晕头疼消化不良。”

    “……为什么这个校医说话和江湖骗子一个风格?”

    “医生只负责治病,你管人家是什么说话风格。”

    “季星凌,季星凌你跑什么,我的书包还在教室里!”

    “……”

    星哥代取书包服务,迅速,便捷,不要钱。

    这个晚上,林竞又吃了一次感冒药,很早就睡了。隔壁1301,季星凌正在打电话给杂货店胖老板:“那只金华猫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交给妖怪纠察大队了呗,听说穷奇的家长也接到了治安处电话,啧啧,看来这回熊孩子惹出的麻烦还不小。”

    “还有件事。”季星凌躺在按摩椅上,单脚踩着桌沿,“你那有没有辟邪福袋?”

    “你要的话,也不是不能找。”胖老板来了精神,“但这东西可不便宜。”

    辟邪福袋,就是由各路镇守神兽分别贡献出一些灵器,比如说犀角啦龙珠啦重明火啦,再把这些东西统一装进鲛绡制成的小口袋里,当成护身符佩戴,能镇住百分之八十的恶兽,很适合没有什么自保能力的植物。

    胖老板滔滔不绝地说:“凭学生证可以打八折,也就是两百四十个妖怪币,定金百分之五十,跑路不退。”

    堪称天价中的天价。

    但辟邪福袋的行价就是这么贵,因为挨家挨户去敲瑞兽的门也不是一件轻松活,老板能主动八折已经算是照顾未成年妖,非常慷慨良心。

    季大少爷数了数剩下的压岁钱,只有一百四十个妖怪币。

    “妈。”他站在大卧室门口,“你要怎么样才能给我一百个妖怪币?”

    胡媚媚敷着面膜回答:“能考五百分的话,我给你五百个。”

    季星凌眼前一亮:“真的?!”

    “真的。”胡媚媚转过身,“先说说看,这次又闯了什么祸?”

    “我没闯祸。”季星凌解释,“我是想买一个辟邪福袋给林竞,今天有金华猫和穷奇在学校找他的麻烦。”

    胡媚媚闻言皱眉:“没事吧?”

    “没事,后门那只药兽已经通知了妖怪纠察队。”季星凌说,“听说穷奇的父母也被传到了治安处。”

    经别人家的倒霉孩子一衬托,胡媚媚当即就觉得,儿子好像确实还可以,虽然也经常被老师请家长,但自己至少没丢人现眼进过治安处。

    于是她慷慨开出支票,预支了五分之一的五百分奖励。

    而季大少爷也在一夜之间,顺利由富二代进化为身负巨债的悲惨未成年。

    胡媚媚充满母爱地问:“什么时候才能给妈妈考个五百分?”

    星哥提出解题新思路:“我也可以攒五年压岁钱一次性还清。”

    胡媚媚:“……”

    你还是快点回卧室吧。 下载app领彩金37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山海高中相邻的书:冷血丈夫代罪妻天枢触电情缘D级别恶魔事典神魔无双仙府之缘球神官神绝色王爷恶搞妃妻祸修真传最强杀手系统